心之所向 行之所往 樱桃沟这个地方是归属
来源:本站  发表时间:2018/05/24
心之所向 行之所往 樱桃沟这个地方是归属


昨天读到一个朋友的文章,中间有一个词语,让我想了很久很久,那个词语叫做——归属感。这应该是针对于一个地方而言的,当你到了某一个区域,你觉得你在这里是完全放松的,你觉得你为这里所做的事情都是值得的,你觉得即使累即使苦也都无所谓,你觉得一切都是快乐的。这个地方可能是你的家,也可能是你的单位,也可能是你喜欢的一家店,你的心里可能有一个这样的地方,也可能有几个。都无所谓,只要有,就好。

半生的历程,我并无辗转多少地方,从家到大学,从校园到校园,偶尔去到其它地方,也都是游玩,不过几天而已。这并无多少的地方中,有一处,在我的心里占据着颇为重要的位置。每一次到那里,我就像回到了自己的家一样,尽管多年里它已经几乎快要换了另外一个模样,可我知道,它还是它,还是那个让我心心念念的地方樱桃沟。

我并不想先说这里的景色,因为我的情感与盛开的樱桃花无关,与喷香的烤鱼无关,更与鲜红的樱桃无关。

2007年,那是难以忘记的一年,我至今都记得我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时的样子。一切都是新奇的,在这座城市里读了三年的大学,我自认为已经足够熟悉了,却不想还有这么远的距离是我未曾熟知的。



行走在去学校的路上,我看着两旁匆匆而过的风景,满眼的绿色,叫得上名字,叫不上名字的树木占据了我全部的视线。没有拥挤的人群,没有喇叭的噪音,也没有忙碌的交通路线,喜爱安静的我对这里心生好感。即使我呆上了三年的光阴也没弄明白哪里才是正确的东方,即使我每天要五点多起床,穿越大半个城市才能到达,也无所谓。


有好感的根源,大约是因为这里像极了我长大的那个地方,生活节奏被掩映在每一家的屋门后面,隐藏在每一片叶子的背后,看不出它的快慢,我所能见到的是,清晨,孩子们三三两两结伴而行走在上学的路上;略显悠闲的中老年人在院子的门口一边做着编织,一边闲散地聊着家长里短;偶见行色匆匆的年轻人,大约是急着去做未完成的事情,身影转瞬间就消失在了路口拐弯处。


夜晚寂静的更早,七八点的光景,就能听得到虫子的鸣叫了,村口的小饭店里也会传来喝酒的声音,但灯光显得昏黄,影子也显得孤单。我的那个家乡,它也是如此这般模样,一样的人群,一样的时间,一样的朝阳的露水,一样的夜色和星空,我怎能不心生归属呢?


有了好感,才会有去探究的心思。虽然大部分的时光都是在校园里度过的,但我也有在花开的季节里,去感受它的魅力。那个时候,虽有"樱桃节"的宣传,但不够发达的交通和单调的农家乐都显得不够成熟,无力去应对大波的游人。

我并不在意这里,除了偶有抱怨之外,还是很喜欢它的清晨和午后。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并认识樱桃树,椭圆的叶子密集地生长在并不是很高的枝干上,这枝干看起来并无修剪的痕迹,随意的姿态让粗粗细细的深灰色像极了水墨的中国画。



春天,淡粉色的花朵盛开,丘陵的地貌让你觉得视线所及范围之内都是一种颜色,我并不是多喜欢这花,因为它不够亮,但又胜在多,适合走近去细看才不会觉得无趣。樱桃随之成熟在初夏时节。

樱桃随之成熟在初夏时节。这是一年里最热闹的时节,这时樱桃沟大街小巷都是殷红的樱桃,家乡的樱桃红了,在等待家人品尝,但是作为在这里工作的人来说就有点头大,上下班成了问题,我甚是不喜欢过于嘈杂,所以我就喜欢安静的樱桃沟,置身其中忘乎所以。


秋天,倒是我很喜欢的样子,杨树的叶子开始变黄,这是个喜欢刮风的季节,秋风扫落叶的忧伤在那些年我伤感的情绪里经常出现。冬,来得似乎有些早,大约是郊区的缘故,平均的温度就比市区低了很多。你还在穿大衣秀身材的时候,我就不得不裹上棉衣。


不过,雪后的白是市区所不能企及的,即使三天过后,你还是能看到完全没有被破坏的雪已经成饼,覆盖在干枯的枝叶上,那种原始的美,是一种不忍心去打扰的美。

 回忆起这些,不管是多年前的感觉,还是那里最初的模样,即使已经过去了八年的时光,可还是就像昨天一样。这几年里,我每年都会回去上一两次,有时候是因为朋友的邀约,有时候是因为想念小院里的饭菜,有时候仅仅就是想回去看看而已,就像想回家的感觉一样,并没有理由。

言语不能所及处,必是在心底最深处。

归属感,就在这里。



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