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禹光——出走半生追寻油画艺术,归来少年幸有一世情怀
来源:本站  发表时间:2018/04/30
林禹光——出走半生追寻油画艺术,归来少年幸有一世情怀

艺术

art  

导语:近年来,随着樱桃沟知名度和美誉度的不断提升,大批创客、艺术家纷至沓来,在这里生活、创作。2015年樱桃沟景区获批国家首批乡村旅游创客示范基地,2017年荣膺国家4A级旅游景区,樱桃沟也逐渐成为了创客、艺术家进行创作、交流的热土。2018年,樱桃沟管委会积极响应二七区委区政府提出的“百名艺术家入驻樱桃沟”战略,全力做好创客、艺术家的服务工作,并就此推出了“樱桃沟里的诸子百家”系列专题,对入驻园区的创客、艺术家进行报道。


个人简介

林禹光,原名林国光,新西兰籍华裔油画家,生于1945年,祖籍河南汝阳,早年从事美术教育,曾以二七大罢工历史画《京汉铁路总工会成立》闻名。1980年进入新闻界工作,担任郑州晚报美术编辑期间,曾兼任河南省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、河南省油画学会常务理事、插图装帧学会副会长。1988年移民新西兰,2000年回故乡任教,担任中州大学客座教授和河南省书画院特聘画家。后作为独立艺术家长期在国内进行绘画创作,完成了《河西之战》《盟誓》《苏武牧羊》等等大型历史画的创作及大量风景画作品。2012-2015年居住石佛,为石佛艺术公社成员。并于2015-2016年期间设计和参与郑州市樱桃沟艺术园区的建设,现为园区住园艺术家。



林禹光老师作为园区创始人之一,是第一批入驻樱桃沟艺术园区的艺术家,他参与了园区从选址到设计到装修的整个过程,如今艺术园区兼具的实用性和观赏性,无一不体现着林老师作为设计者的独运匠心。

如果说梦想是一颗种子,那么孩童时也许它就在林禹光的心里生了根,此生便与画结缘。孩童时开始,他的各种课本上都画满小人,被老师训诫过不知多少次。步入青年开始自学绘画,自学初期,版画,国画,水彩,油画,插图,连环画,什么都尝试。文革中,在美术界崭露头角,成为当时的佼佼者,这才逐渐开始专注油画。

1988年,林禹光移民新西兰,此后他周游各国,看了不少大师们的原作,先后研究了伦勃朗,德加,高更,梵高,塞尚,卢奥,莫迪里阿尼……,直到培根,弗洛伊德,基佛,这对他视野的开阔起到了极大的帮助,他吸收了西方油画的特点,融入自己的思考和探索,所以看他的画,就有了林禹光式的风格。

2000年回故乡任教,林禹光担任中州大学客座教授和河南省书画院特聘画家。后作为独立艺术家长期在国内进行绘画创作,完成了《河西之战》《盟誓》《苏武牧羊》等等大型历史画的创作及大量风景画作品。


  入世即俗人,但总有一些俗人,俗的和你我不一样,不一样在哪呢,我觉得是情怀,情怀这东西,于我看来,如烟似雾,又纯真质朴,在林老的身上,我就分明看到了这样的情怀。

是一种思乡的情怀,如他1997年8月写于奥克兰的词《柳梢青 · 乡思》 ,“云罩南洋,只听雨泣,不闻雁叫。故土天涯,举目恨远,乡思难了。形影不堪夜长,借杯酒,醉它一觉。梦里魂飞,沧海横渡,白浪滔滔!”很多时候,初闻不识曲中意,再闻已是曲中人,不曾经历就不会有切身感受,攀谈中他说,跌宕的经历,悲欢离合,喜怒哀乐,都是无价的生命经验,不离开故土,你无法体会到乡愁,尤其在岁月老去。所以,他举办了“故土天涯”的画展,潜藏他的故乡记忆和重叠的爱。

  也是一种初心不负的情怀,如今73岁的他老了吗?他说没有,艺术家不接受生理年龄的裁判。对美术史的认知和生活的积累使他对逝去的时间深怀感激。古稀之年对他来说正应该是创作生涯的巅峰期。在这种生命火候,他对自己充满期待。人生会和他画里的每种色彩,每个块面,每束线条融为一体,催生更好的作品。

  看到他的作品,仿若置身其中,有光年之外的烽火,有千里之外的天涯,他说在樱桃沟这里邂逅了美丽乡村的故土亲切,这里的风景地貌有独特的黄土风情,他常去景区写生,也把它融入了作品。

他说,近两年他画的很随意,不再像变法之初那样为改变而设计,只管画想画的东西,所以他留在了樱桃沟的艺术园区,每天在自己设计的天光画室进行创作,虽单调却不乏味,从起床开始画画,到体乏随时入眠,是一份自由,也是一份洒脱。

现在的艺术园区已经有了大批的艺术家入驻,也吸引了很多青年艺术家,已经形成了一定的气候,交谈临别的时候,他告诉我,这里非常有利于他和其他艺术家进行创作交流,交流里就会有思想和理念的碰撞,他相信在这里他能用更平实的心态去创作,继续探索他一生的选择。



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